/ 新闻

余永定:中国或应采纳盯住通胀率的宏观经济政策

发布时间:2024-07-10 20:41:38
中国面临着许多复杂的经济问题,这些问题涉及增长方式、经济发展、产业政策、收入分配、就业、物价、国际收支平衡、需求结构、财政和货币政策、公司治理、金融监管、金融深化和自由化、人口、社保、产业组织和区域经济等多个方面。
在讨论短期或长期经济增长问题时,经济学家通常将相关问题分为两大类:结构改革和宏观需求管理(或调控)。无法用宏观经济政策解决的问题被称为结构问题,而解决结构问题的改革被称为结构改革。
结构改革和宏观调控是两个不同领域的解决方案,它们各自有不同的政策工具。宏观经济政策无法解决结构问题,反之亦然。通常,产能过剩是结构性问题,表现为不同产业部门产出或产能比例失调。结构性的产能过剩应该依靠市场价格机制解决。当然,在这一过程中,政府也可以通过产业政策、环保政策和节能政策等手段弥补市场手段的不足。
有人认为,“解决中长期经济问题,传统的凯恩斯主义药方有局限性,根本之道在于结构性改革”,这一观点是正确的。但凯恩斯主义的宏观需求管理并不是用来解决中长期结构性问题的。同样,通过各种结构性政策解决产能过剩问题并不妨碍执行扩张性财政货币政策,刺激经济增长,防止经济硬着陆。当然,宏观经济政策也与产能过剩有关。在制定当年宏观经济政策时,应充分考虑这种政策在未来可能导致的产能结构形成。
宏观经济政策的方向取决于判断宏观经济是处于总需求不足还是经济已经过热(总需求大于总供给)的状态。在短期(当期),应假定总供给(产能)是给定的;假定总需求给定,并在此基础上判断产能是否过剩的思考方式是错误的。错误的判断必然导致错误的宏观经济政策,并导致经济增长的螺旋式下跌。判断宏观经济是处于总需求不足还是已经过热(总需求大于总供给)状态,最终要看物价水平是否出现普遍、持续的上升还是普遍、持续的下降(或通胀率增长长期保持极低水平)。
或许,中国也应该实行盯住通货膨胀率的宏观经济政策了。2022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提出“总需求不足是当前经济运行的突出矛盾”。2023年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有效需求不足”是“突出矛盾”。这一判断是完全正确的。2023年可能是中国宏观经济政策的重要转折点。只要抓住主要矛盾和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以更大的勇气和决心,以只争朝夕的精神落实2022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实行扩张性的财政货币政策,中国必能走出已经超过10年的L形增长困境。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
第一财经获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万博新经济观察”。帮企客致力于为您提供最新最全的财经资讯,想了解更多行业动态,欢迎关注本站。

免责声明:本文为转载,非本网原创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如有疑问请发送邮件至:bangqikeconnect@gmail.com